欢迎, 客人 | 免费注册 | 会员登录 | 忘记密码?
VIP标识上网做生意,首选VIP会员 | | 再生旧版 | 中华文化
矿业权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电子废弃物 » 电子废弃物评论 » 正文

电子垃圾越来越多,这堆“烂摊子”该由谁来清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8-08  浏览次数:240
核心提示: 智能设备给人类带来了方便,但是随着智能设备数量的不断增多,无法再利用的电子垃圾也越来越多,电子垃圾也成为科技公司亟待解

 智能设备给人类带来了方便,但是随着智能设备数量的不断增多,无法再利用的电子垃圾也越来越多,电子垃圾也成为科技公司亟待解决的问题。《快公司》撰文描述了当前硅谷的大量电子垃圾现象,并引发思考,这些电子垃圾该由谁来处理?
去年四月份,苹果发布了一份长达58页的《环境责任报告》,报告宣称,苹果公司在美国前环境保护局行政长官,现任苹果公司全球环境事务副总裁丽莎·杰克森(Lisa Jackson)采取了一系列可持续发展和安全发展举措。然而,随后Vice旗下科技频道Motherboard便发布了一份报告,其中提到苹果公司指示第三方回收商粉碎旧产品。即便这些旧产品本来硬件并未受损,仍可用于存储数据,这样一来也无法进行再次利用。苹果公司的这项旧产品粉碎协议政策暴露了一个目前正日益加剧的环境问题:电子垃圾。其中2014年和2015年这两年,平均每年大约会产生4100万吨电子垃圾(据粗略统计,2014年产生的电子垃圾中,只有不到六分之一的电子垃圾被回收再利用);预计2017年,电子垃圾年度生成量将达到5000万吨。
电子垃圾与普通家庭垃圾不同,它其中含有重金属和危险化学物质;其中智能手机中就含有铅、汞和溴化阻燃剂,这些物质缺乏生物降解能力,其所携带的毒性会对人类、动物和环境造成长期的威胁。与此同时,产生这种电子垃圾的电子产品的原材料还需要进行“冲突矿产”(指来自于刚果民主共和国非政府军事团体或非军事派别所控制冲突地区的矿区生产的金(Au),钽(Ta),钨(W),钴(Co),和锡(Sn)等金属矿物,当地相关军事团体取得的非法采矿利润是从公民中盗窃得来的,且在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造成侵犯人权,环境恶化)的开采。除此之外,随着这些矿物质数量日益减少,矿工们需要从深海地区寻求替代品。
深海生态学家安德鲁·泰勒(AndrewThaler)指出:“智能手机上的天线需要用到钶钽铁矿来获取WiFi信号……纵观世界各地,我们会发现目前并没有那么多的开采源。所以,如果电子产品在使用寿命结束之后,我们没有很好的渠道去重新利用这些矿物质……那地表上的矿体会逐渐被开采殆尽,之后我们就要像开采石油那样,开始尝试从越来越深的海洋来寻找这些资源。”
联邦法律还没有出台相关的法规,要求对电子垃圾进行回收利用,而地方的相关规程又不成体系,繁琐而又支离破碎。到目前为止,只有25个州对电子垃圾回收利用事宜实行了法律约束。除此之外,电子垃圾回收大部分是由民营企业来进行,所以控制权就掌握在那些利益为主导的企业手中。2013年,《纽约时报》曾报道,由于政府对像索尼、东芝和苹果这样的企业回收项目监管力度不足,导致回收商出现了欺诈现象,虚报回收废物数量……第三方机构的回收利用流程也很有可能对环境造成负面影响;回收商与制造商签订的合同以及遵守的环境保护协议各有不同,这也会影响到实际回收利用的废物数量,并且那些市场价值受可回收材料牵制的企业,在材料成为废弃品之后,往往也会选择放弃囤聚的废弃品,将其丢弃到垃圾填埋场。
Freyja Knapp是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环境科学政策与管理专业的一名在读博士生,他说道:“阴极射线管(CRT:在过去几十年的电视和计算机显示器中比较常见)是当前日益严重的一个问题,废弃阴极射线管含铅玻璃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其中所含的钡便是问题所在。而现在处理CRT的设备日益减少,市场行情也不景气,我们甚至可以看到很多废弃的设备和大量的含铅玻璃一起静静地躺在那里。”
计划报废模式所致
可以说,对此负主要责任的应该就是计划报废的制造模式问题,软硬件会出现不兼容或者过时的问题,硬件设计也并不追求耐用性。举例说明,我们现在用的智能手机可能在两年后就会出现故障,或者即便没有出现故障,可能也无法支持最新的操作系统或最新版的应用程序。(苹果在2016年底推出的iOS10操作系统便提供了许多仅面向iPhone6S及后续机型的功能。)与此同时,大型家电设备也难逃这个命运。2015年,欧洲环境资讯网站ENDSEurope撰文称,电子产品的寿命正在缩短,并指出“在售出的所有家电设备中,用来替换原有出现缺陷或故障的家电设备比例从2004年的3.5%上升到了2012年的8.3%”;购入大型家用电器五年内又再次进行更换的比例也从2004年的7%上升到2013年的13%。
硅谷公司生产的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不耐用,并且使用寿命相对较短,只有两到五年的时间,这其实都是对环境特别不利的因素。尽管如此,苹果、Google和微软的设备却成为了一种随处可见的文化符号,市场需求量非常高,可以说是碾压其他的几个电子产品品牌。
泰勒解释道:“很多公司生产的设备都会在几年内就变得过时,在用户手中失去使用价值,这样用户就必须购买最新版产品。所以说,如果智能手机的使用寿命能达到10年,那电子垃圾回收的需求就不会很大,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平均每两年就更换一部新手机,自然也就不必再绞尽脑汁去想如何来处理这大量的电子垃圾了。”
由此可见,要从设计这一源头抓起。Knapp说道:“报废模式驱动市场不断地进行消费,所以,电子垃圾的产生其实与公司的利润动机挂钩。电子产品的设计决策更多地是集中在硅谷地区,所以那里的设计决策很大程度上决定着电子垃圾的产生,也决定着这些电子垃圾能否进行回收利用,或者是能否以其他方式来更新换代,能否让他们的使用寿命延长一年、三年或者五年的时间。因此,硅谷地区科技公司的设计决策在电子垃圾这方面承担着主要的责任,可能也是最大的责任。”
电子垃圾制造者无意收拾“烂摊子”
一些大型的电子垃圾制造商无意就此做出任何改变。拟议的一项纽约州法案S618B(“公平维修法案”)旨在通过要求公司向用户出售替代零件和工具(在需要的情况下,还要提供说明书)并且取消软件锁(软件锁会限制第三方供应商更换电子产品零件),来消除电子产品维修的障碍。但是,苹果公司、Verizon、消费者技术协会(CTA)以及其他几家大型科技公司却在积极进行游说,试图阻止该法案通过。(另有其它几个州,包括伊利诺斯州,堪萨斯州,马萨诸塞州,明尼苏达州,内布拉斯加州和田纳西州也出现了类似的立法提案。Motherboard指出,这些地方的科技巨头疑似也在进行游说,反对这项提案。苹果公司、Verizon和CTA并未就此事置评。)
考虑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技术专家和相关官员提出的一些解决方案也逐渐浮出水面。泰勒建议,为了解决电子产品的过时废弃问题,科技企业应该着手减少“代码膨胀”;换言之,这些企业的软件工程师应该预先编写最小的软件,因为这些“瘦削”的软件无法同时兼容各种不同的硬件等级。泰勒指出:“企业并没有动机去缩减软件来让这些软件在旧设备上也能良好地运行,所以旧设备也会由于软件而变得过时。如果你在智能手机上更换了主板的处理器,那手机的基本结构发生了变化,就无法再围绕它来设计软件,那么你就需要新软件,一台新手机。但是在很多情况下,这种基础结构的变化并不会像并不会像软件变化的那样快。”
另有一种观点认为,这些企业可以采取一种具有生态意识的硬件设计理念:环境设计(DFE)。但是,这个概念是模糊的,就像“企业责任”一样,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内容,要求企业做任何决策都优先考虑环境和公共卫生而不是自己的利润,这看上去似乎也有一定的误导性。除此之外,技术专家们还指出,政府应该像企业提供税收优惠,以此鼓励他们对旧产品进行回收利用或者是生产更加持久耐用的软件。

电子行业的盈利动机造成的生态影响十分深刻,也反映了当前经济秩序的系统性问题。圣荷西州立大学回收利用中心的讲师兼主任BruceOlszewski表示:“硅谷公司肯定是想要继续促进电子产品的消费,因为这样会提高他们的利润。资本主义向来都是强调利润最大化,这样一来产生的一个问题便是:像社会利益以及减少污染这一类的事情在资本主义经济中并没有一个反应机制。”

Olszewski指出,尽管如此,只要管理电子产品生产的经济原则发生变化,这一问题便有解决的希望。他说道:“我们希望是谁制造的问题,就由谁来承担和解决。这可能需要政府采取一些足够大胆的举措……政府有责任来满足这种社会和可持续发展的需求。”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网站首页 | 诚聘英才 | 联系方式 | 付款方式 | 广告服务 | 服务项目 | 客服中心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苏ICP备17040510

当前在线: